开局收了法海

开局收了法海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10:27:04

最新章节:《全明星公敌》新书《超级土豪乐神》求支持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第008章 识阴谋,天哥怒,大战起!

在为自己打了一个广告过后,乐小天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。

虽然做不做歌手主持都没有问题,现在也不缺这个钱,但这是气质问题。做节目就要做好。

调整好情绪,他开始继续接线:“你好,今晚你想听一首什么歌曲呢?”

频道中顿时出现了一道略带张扬的男声:“我不想听歌,我想听诗歌,你会吗?词、曲、散文、现代诗都行。”

脸色一沉,乐小天眼神中闪过一道凌厉。

如果说陈芳的寻死是意外,那这个听众就是纯属砸场的主,直接没有掩饰。

点歌台节目听诗歌,我听你妹的诗,我的声音听起来让你觉得我这个人是有点傻?

自己来到莲花电视台才三天,虽然有些主持肯定对自己不满,但还不至于耍这种手段。

毕竟《小天点歌台》节目的对手一开始就没有定在台内,他们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撞枪口。

那这是谁在针对自己,或者说是莲花电视台呢?

哦,是不是他们说的那个京城的蓝苍电视台?

最好不要让我知道是你,否则,法码将会再无蓝苍,赌上小天哥哥,紫阳大大两个艺名!

就在这第二个听众接进来过后,唐台长和李红梅等人全都是脸色煞白!

“好卑鄙!台长,怎么办?”

“台长,我们台里有内鬼!”

“可恶的蓝苍!”

刚惊险的躲过陈芳的攻击,现在又来这么一出,唐台长内心也有些慌乱。

不过,他随即也是痛下决定:“快,给小天提示,直接掐断这个电话。”

听到这里,李红梅和赵德柱等人都是一脸憋屈。

因为掐断电话虽然是一个不错的办法,但谁也不知道蓝苍的后手是什么。

更为关键的是,这种变相的认输,这个节目就算是毁了。

同时,各地听节目的听众们都是满肚子的疑问。

“什么,这个大哥要听诗歌?他是来捣乱的吗?”

“不会吧,这档节目广告宣传了一年多,谁不知道它是一个点歌台?”

“那他在这里要听诗歌是几个意思?无心之举还是单纯的恶意?”

在局势混乱的同时,播音室内已经用闪光晃了一下乐小天的眼睛。

这一晃,乐小天不满意了,晃你妹的晃。

随即,他对显示屏上的“小天,情况十万火急,赶紧掐断电话”这个文字信息给予无视。

想要欺负我小天哥哥,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?坚决不行。

重量级的《小天点歌台》第一期是半个小时的时间,经历过刚才的陈芳事件后,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左右。

现在,还不知道是谁针对自己,自己有必要在打脸的同时拖延一下时间。

就在乐小天心思急转的同时,电话中的男子出声了:“怎么了?我们的小天哥哥主持不会作诗吗?如果真的不行,那就算了吧,我也不会怪你。”

冷冷一笑,乐小天开始反击:“诗歌,散文,小说,戏剧,四体裁,我是样样精通。刚才我是再考虑你究竟有没有资格听我给你作诗写词,懂吗?”

怎么不掐断电话,而且说话说得这么死,完了,完了。唐台长一脸死灰。

在愣了一下过后,电话中的男子笑道:“哈哈,你好没素质。听说过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的说法吗?幸好你不是文学界的人,我只能说感谢天紫。”

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,乐小天平静道:“一切艺术和文明之母皆是舞,天地万物皆有法,万法皆以水为先。纵观古今中外,舞、乐、歌、诗、词、画、语言、文字等等一开始都是密不可分。

自然界声音无限,拟声词则是模拟自然声音的一种词汇,这是所有语言都具备的成分。因为这需要聆听者的耳朵和大脑的诠释,主观音感的鉴别,自己语言音位系统的模拟和解码。所以,语言只不过声音的附属。

早期狭义的音乐就是语言的曲调。经过演化,曲调和语言被独立出来,语言的腔调、声音的高低、语势的轻重缓急和声调的抑扬顿挫而形成的韵律,这就是自然基础,而它们就可以组成曲调旋律线。汉语的字母歌、韵母表和音节你知道吗?

为了能够理解其构成和使用方式,先人以象形为基础,又增加了会意、指事、形声、转注、假借五种方式,统称为造字六书。从汉语进化过程来说,根据现有文献可以分为甲骨文――金文(钟鼎文,分大篆小篆)――隶书――楷书――行书――草书――印刷字体――电脑字体……”

懵比,集体懵比,众生懵比相!

听着滔滔不绝,从古到今,文明三要素一一阐述的乐小天,莲花电视台所有工作人员集体震惊。虽然不知道这说的对不对,但小天哥哥太给力了!

抑扬顿挫,声情并茂的讲了十几分钟后,乐小天总结道:“所以,文和武的起源都不懂,你没资格跟我说话。想要我写诗作词,你还真的没有资格,现在,懂了吗?”

震惊了一分钟过后,电话中的男子咆哮道:“少在那里故作玄虚,来对诗一首,中秋节马上就到,我们就以中秋为题。我先来,十五的月亮十六圆……”

嗤笑一声,乐小天心中不由为其悲叹一声,中秋为题,你这纯粹就是作死的节奏。

眼神一凌,乐小天霸气道:“你踏马这也叫诗?请允许我以一个文学爱好者的身份来强烈鄙视你。我说的对不对,相信听众们心中自有一杆秤,节目结束,自然见分晓。”

随即,他猛地拍了一下桌子:“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词、歌、曲三位一体!”

水调歌头一出,中秋再无诗词,你娃就是在找死!

按动钢琴,乐小天出手就是王炸,直接唱了一首改自苏轼《水调歌头》的《但愿人长久》。

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。

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。

我欲乘风归去,唯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

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。

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。

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。

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。

此事古难全,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震惊,全法码所有的听众集体震惊,懵比,众生懵比相!

在众人完全没有回过神来之时,第一场节目完美落幕。

走出播音室过后,乐小天脸色阴沉如冰,等来到唐台长面前时,他已经忍不住心中的怒气。

当他再次开口时,他的眼神犹如一柄出鞘的绝世宝剑,一剑封喉!

那铿锵有力的语言更像是从火海中咆哮而起的一道道火焰气浪,滚滚而来!

“说吧,怎么回事?我要一个解释!”